Navigation: 首頁 雄獅美術部落格 藝文焦點 國際藝訊 美術論壇 美術單位 美術家人名錄 美術e畫廊 美術圖書 美術課程
墨的兩種呼吸方式─袁慧莉個展
發表人 lionart 發佈於 2017/7/7 16:20:35 (76 人讀取)

墨的兩種呼吸方式─袁慧莉個展

Moist and Burnt: As Ink Breathes
Yuan Hui-Li Solo Exhibition

展期 Dates|2017.07.08 - 2017.09.10
開幕及現場行為創作 Reception & Performance|2017.07.08 (Sat.) 4:30 p.m.
地點 Venue|耿畫廊 台北

當自然的恬淡靜氣逐漸被工業社會的空汙霾害所取代,山水畫該以何種姿態回應劇烈變遷下的環境現實?

當代水墨畫家袁慧莉向來以其對傳統歷史的覺察和脈絡梳理中,思索創新之路。本次耿畫廊將推出「墨的兩種呼吸方式─袁慧莉個展」,即是藝術家從日常呼吸的空氣狀態對應於墨的兩種物性所提出的現代性思辨。中國古代山水畫論常以墨瀋淋漓、滋潤華滋表現天地氤氳與用墨美學觀點,然而面對現代社會日常的焦灼空氣特性時,傳統的潤墨美學顯已不合時宜。因此,袁慧莉提出其獨創的「火墨」,作為當今霾霧現象的「燥」氣徵候,與「水墨」的「潤」進行兩種墨性觀點的對比,將傳統墨性語境與當代社會語境的斷裂進行重構的闡述。

「火墨」源自袁慧莉於2015年冬赴北京時遭遇霧霾紅色警報時的體感震憾,她感到當前生活景況與古畫中可居可遊的理想山水已相去甚遠,這意味著傳統水墨語彙對應當代現狀的不足。於是,她透過燒灼宣紙的焦燥碳灰臨摹傳統山水畫的經典之作,重新置換傳統山水畫的墨性語境。這不僅僅是從墨材物性的形式角度,貼近全球暖化氣候現象,更從論述內容上讓傳統水墨美學語彙轉向。除了平面繪畫的觀念作品,袁慧莉也在此展中帶來「火墨」的行為裝置作品,透過儀式性的現場行為創作與祭祀性的裝置型式,仿若隱喻著當代生存者佇立在古典水墨的勝景灰燼中,對傳統山水語境與時間流移進行唏噓奠祭。

而作為與「火墨」對比的水墨作品,此次將展出《孤山水》與《時間之漬》兩個系列,呈現水墨畫淡沱淋漓的特質,作為「潤」墨的寫照。《孤山水》的塊狀風格既象徵畫家長年居於山邊海際、多霧空景的金山生活寫照,也象徵台灣島的地理現狀與政治處境。她以簡筆淡墨表現北台灣溼潤氣候與大量留白的空濛畫面,更從不同的材質與技法中探討墨性與紙性之間的微妙差異。而《時間之漬》系列則是以長時間千點萬筆、層疊皴染的「積墨」,表現蟬翼熟宣積厚而薄的墨性與點漬交疊的層次空間狀態。兩個系列均表現似山似石、非山非石、得山復無山的形態與墨韻,以筆墨的簡與繁出入於精神的瞬間與複思、具形與去形的觀照中,藉此,她將「水墨」的墨性形態從自然山川場域轉化為情狀隱喻與物性美學。

袁慧莉貫穿古今與遊走在兩種呼吸之間的差異經驗,依據當代現狀提出墨辯對詰,此次展覽以「霧」與「霾」的消長、「潤」與「燥」的美學、「水墨」與「火墨」之間的對比為主軸,提出她對環境變化與生存狀態的觀察與反思。袁慧莉以「水」與「火」的物性元素,從人的生存呼吸狀態正反面地辯證墨性的兩種美學,以「火墨」重新詮釋古典,展現「燥」的墨性美學觀,正如同知名策展人夏可君教授所言,「這是水墨繪畫在自身枯竭之後的重構」,乃「真正現代性的審美」。

袁慧莉也將於開幕當天07.08下午4:30進行最新系列創作「火墨」,於現場呈現火墨.郭熙《早春圖》的製作,以其身體行為完成此一觀念裝置作品的最後階段,既是祭奠已然如廢墟的古典,也昭示現代文明對環境蹂躪的事實。歡迎大家於開幕當天親臨耿畫廊現場,一窺「火墨」系列作品的創作過程。

袁慧莉於1963年生於台北,別名袁澍、袁漱。1987年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水墨組,2005取得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美術創作水墨組碩士學位,2016年獲得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博士學位。過去曾任新竹市立教育大學藝術設計系與淡江大學建築系兼任講師。作品曾被英國瑞士聯合銀行(UBS)、高雄市立美術館、國立台灣美術館、關渡美術館、朱銘美術館、中國杭州恆廬美術館以及許多國內外私人單位典藏。近年的重要展覽包括:高雄市立美術館「沈默風景—藝術視界的人文觀想」(2016)、朱銘美術館「地方—2016朱銘美術館典藏特展」(2016)、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傳統重置」(2015)、台北耿畫廊「複數世界—袁慧莉個展」(2014)、杭州恆廬美術館「元素.意韻—袁慧莉個展」(2010)等。

Share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