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首頁 雄獅美術部落格 藝文焦點 國際藝訊 美術論壇 美術單位 美術家人名錄 美術e畫廊 美術圖書 美術課程

【美的顯影】返回自然之夢蘭嶼組曲

文章類別: 美的顯影站長 | 2017/09/19 @ 2:44 pm (Views: 354)

文/黃長春

李賢文繪〈達悟勇士〉〈返回自然之夢——蘭嶼組曲〉是李賢文先生的最新力作,由〈日出青青草原〉、〈野銀部落〉、〈達悟勇士〉、〈拼板舟〉、〈返回自然之夢〉、〈羊角扶搖上〉、〈野百合〉、〈水芋田〉與〈月下髮舞〉九幅彩墨作品所組成。他說:「近年流連台東海岸,開展出一系列海洋頌歌。尤其在蘭嶼,孤島上的絕色天地,激發出更昂然的創作能量,遂有《返回自然之夢》系列聯作。」

是的,在這組作品中,他訴盡蘭嶼的自然之美,人們於這座小島上生活與安息,也與周遭的大海共存與搏鬥。整組創作,讓我們認清了達悟族人的幸福與辛苦,但這絕非僅是描繪地理風光,以及原住民傳統習俗的風土之作。畫家的哲思構圖與文學彩筆,既發人深省,又美澤鑑人,彷彿一座明鏡般地觀照出自然的真相,以及人心的本性。

他以清新、明麗的色彩,引領我們走在〈青青草原〉的光之道上;日出時分,我們與畫中的達悟族人同行,向光性地走向喚醒靈魂的金色曙光。旭日的光芒猶如火熱岩漿,迸發出強大的生命力量。蘭嶼本身就是一座火山島,畫作盡頭的山丘,就是一座活力旺盛、充滿爆炸性的巨石。傳說中,達悟族的祖先之一,即天神的後裔,就是經由石卵包覆,從天崩墜,迸裂而生的。(註❶)

〈達悟勇士〉緊握著刀,立於岸邊,望著前方的風起雲湧與波濤激浪,不斷念咒、禱告,祈求風平浪靜,順利出海。期待滿載而歸的他,背影有著躊躇不安的焦慮,但卻又散發出生命「不得不」的無畏與信心。浩瀚的大海對達悟族而言,是既溫柔又凶險,它是母親子宮的羊水,提供了生命所需的養分,但也是魔鬼撒野的地獄,會讓人喪命與失神。達悟族的神話與傳說,說明了,「自然」教授他們一切的生存之道。

達悟人的精壯結實,歸功於飛魚所貢獻的養分,牠們是生命之糧,更是海上的老師。達悟人深信,是黑翅飛魚在接受天神的旨意後,從南方游向北方,親自教導他們的祖先以祭典召喚各式飛魚群,並在特定季節與海域進行捕撈,同時也傳授煮食與曬存技術,以達攝取最高的營養成分,並避免食物過敏的風險。(註❷)飛魚季與飛魚祭,既有科學的實用智慧,亦有宗教的奧祕情感。

李先生畫出了達悟人的勇氣,不在於強悍與蠻勇,而是在於對大自然的慈愛,存著敬畏、謙卑與感恩之心。

〈月下髮舞〉一作,女性讚頌天地自然的神情,是如此的專注虔敬與神魂超拔。畫中的婦女與大海合為一體,她們所甩出的墨色髮絲,遒勁有力,律動十足,不僅呼應上方的銀月光芒,更傾訴了超自然力量的神祕莫測與美感浪漫。

這組畫作,也是李先生向艾格里神父(一九二九∼二○一三)致敬的一種表現。艾格里神父隸屬白冷會,來自瑞士,一九六四年起於台東福傳。李先生回憶:「約在一九七六年歲末,我接到一位台東陌生人的電話,不久這位艾格里神父來台北雄獅美術月刊社,展示他大量親攝的蘭嶼照片,翌年五月,雄獅以其資料編製了蘭嶼專輯。艾格里神父除以相機記錄雅美文化也編撰排灣族字典,奉獻台東二十多年(一九九二年回瑞士)。二○一三年病逝,享壽八十四歲。謹以九幅蘭嶼組畫,感念艾格里神父的後山傳愛。」

四十年前,艾格里神父在這本專輯中,說到:「我覺得,雅美人(達悟人)早就在工作和休閒之間,找到了折中的辦法。連工作都附著幾分快樂,卻同時又是一種不可或缺的需要。此外,他們還有相當的時間坐在夏日涼台上,嚼著檳榔眺望海上個把鐘頭。這不是一個最近、最可以學習的一個尚未凋零的社會嗎?嬉皮的理想不是在這兒實現?『返回自然的夢』不是還存在這裡嗎?」(註❸)

是的,達悟族人與自然的關係,是共融、和諧與自在的!在李先生的畫作中,從綠野百合到岬岸羊群,從野銀部落到拼板舟,盛裝的月下髮舞與芋頭田中的農人,都能深刻感受到人我合一、物我相融的生命尊嚴與無為自在。

何謂自然?在輔仁聖博敏神學院,教授《聖經》的義大利籍麥克儉神父說:

「『Nature』(自然)源自拉丁文的Nasci(生)與Natus(被生)。它具下列意思:一、大自然:即我們所處的自然界,飽藏豐富的天然資源,具『孳生繁衍』之能力。二、本性與天性:即宇宙創始時,生命源起所具有的天賦本性——善、愛與尊嚴,此即生命綿延不絕,保持活力的泉源。」

他解釋:「『自然律』(Natural Law)是宇宙萬物遵循的秩序與法則。任何宗教都相信『自然律』是人心天生就擁有的。基督信仰者深信,是創世的天主將『自然律』刻寫於人的心鏡上,此即本性與天性。當真光一普照人心,人心固有的純樸本性便光耀而出,與真光相互交融及暉映。因此,不論是外在渾然天成的山川大海,抑或是內心與生俱來的自然本性,都充滿著『天主是愛』的生氣蓬勃與無限生機。」

的確!《易經.繫辭下》也說:「天地之大德曰『生』」;「返回自然」就是「皈依初心」的第一步,是人得以生存並創造無限生命的活水源頭。這也就是為何李先生會說:「攜帶畫具,走訪山林,變成尋訪『初心』的旅程……尋找一顆心,就是尋找自己的歷程。從創作中,我終於理解,繪畫是我認識世界的啟端,也是了解自己的開始。」

仔細看,〈達悟勇士〉一作,是一幅直指人心,超越文化、地域與時空的畫作!它啟示著我們,不要害怕,要勇敢地走向廣闊的心靈之海。在自然之光,與人性之輝中,尋回自己的初心。

註解:

❶參閱達西烏拉彎.畢馬著《達悟族神話與傳說》,書中收錄與解說周朝結、林道生等人編著的達悟族創世神話與傳說,頁二八∼五三,晨星出版,二○○三年。

❷同註❶,書中收錄與解說夏曼藍波安、鍾鳳娣與余光弘、董森永等人所編著的飛魚祭傳說故事,頁一八八∼一九六。

❸艾格里神父撰,〈蘭嶼之旅〉,《雄獅美術》月刊七十五期,一九七七年五月,頁七十五。

來源:人間福報》縱橫古今》返回自然之夢蘭嶼組曲 / 黃長春

抱歉,此項目的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