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獅美術部落格

2017/11/07

【美的顯影】素樸之門與敲扣歲月

文章類別: 美的顯影 — 站長 @ 12:58 pm

文/黃長春

謝明錩老師的畫室貼滿了他所寫的精簡短句,有些是他創作時的靈光乍現,但更多的是他創作成敗之後的記錄與反省。「前輩大師所欠缺的,就是我該呈現的。」這是其中的一句;但,這絕非狂妄之語,而是謙卑之中對自己的期許。他深入研究古今中外名家的藝術成就,在肯定前人貢獻的同時,亦有突破與追隨他們的決心。

謝明錩2009年作品〈葉門之門〉。圖/謝明錩.雄獅美術
(閱讀全文…)

【美的顯影】謝明錩藝術家的心靈

文章類別: 美的顯影 — 站長 @ 12:17 pm

文/黃長春

謝明錩老師(一九五五∼)的水彩畫很吸引人,追憶懷舊的如夢幻境中,流露出難以言喻的真情實意。

早在一九八○年代初期,還不到三十歲的他,就立下:「不為自己而畫,要為萬人而畫」的志向。(註)

這絕非媚俗,為取悅他人的感官而繪畫,而是要以自己的藝術之眼,帶領人們以美去觀照內心的真實本我與外在的自然萬物。

他強調真正的美,就是「好關係」的構成。即使是毫不起眼的磚塊、電線桿、水桶與單車,凡經過他的慧眼與巧思,也能將物質短暫消逝的屬性,幻化為清新雋永而涵義深遠的一幅畫。一幀純紀錄性質的照片,不算是美,因為複製大自然的畫面,太過寫實,而不具文學的想像力與哲學的啟發性。


謝明錩於工作室。攝影╱陳紀陵

(閱讀全文…)

2017/09/19

【美的顯影】後山有愛天光射進心靈

文章類別: 美的顯影 — 站長 @ 3:02 pm

文/黃長春

後山傳愛(局部).李賢文2016作品乍見李賢文先生的〈後山傳愛〉與〈復活〉水墨創作,我很震撼,有大夢初醒、靈魂上揚的激動感受。不論在內容上或形式上,都可見畫家費盡心血,以及洞見生命實相的誠摯分享。兩幅畫作是實地走訪出來的,具精神上的寫實,訴盡了他對台東的自然有愛,以及人間有情的真實感動。

在擔任台東大學駐校藝術家期間,李先生受人文學院院長林永發教授很大的支持與協助,不論上山下海,都有這位當地好友的安排與陪伴。林院長曾感性地說:「賢文老師在台東的許多創作,我都有實際參與。他的心靈與台東山海的土地自然而然地相融在一起,也因為如此的創作經驗,他的每一幅水墨畫都有特別的生命意義及敘述故事。」

他還說:「賢文老師的繪畫,就像一道天光射進心靈,折射出藝術至真、至善與至美的本質。」或許是因為林教授本人也是水墨創作者,才會如此英雄惜英雄,道出了藝術創作的真諦。

「大自然是我的救贖。」李先生這麼說。的確,有照顧過嬰幼兒的人都知道,嬰幼兒久待室內會哭鬧不已,若帶至戶外走走,他們會安定;若走向山林,領受溫暖的陽光與新鮮空氣,他們還會開懷大笑。可見趨向光源是人的天性,而繪畫的目的,就在回復嬰兒般的無染狀態,是返璞歸真、妄盡還源。

李賢文(左)與林永發坐船環繞綠島寫生李先生以彩墨的點畫渲染,成功營造西方油畫在於光影上的細膩變化,並賦予東方禪修的明淨敞亮與清新雋永,既中西合璧,又超越文化地直指人心。他在初中時,最早學的是油畫,並曾四次入選省展,因而奠定寫生創作的興趣。

油畫源起盛行於文藝復興十四世紀的法蘭德斯(今比利時北部,及其鄰近法國與荷蘭部分地區),是最能表達自然中的天光雲影及波光瀲灩。巴洛克時期,藝術家以超凡入聖的光影,來激起觀者對宗教及日常生活的情感,例如卡拉瓦喬的強烈亮光,猶如當頭棒喝,敲醒世人脫離黑暗的罪惡;林布蘭的神聖光影,觀照出人心應有的慈悲面容,既莊嚴又神祕;而維梅爾的柔光,多從窗外緩緩洩進,榮耀了〈倒牛奶的女僕〉的勤勞美德,以及〈讀信的藍衣少婦〉的端雅賢淑。

十九世紀,印象派走出戶外,描繪大自然光影的瞬間幻化與真實。曾經我一度以為莫內所繪的光影僅是視覺性的,但在看了他的〈鳶尾花〉的真跡之後,感受到他所繪的花草與天空,充滿了聖靈的生氣勃勃與旺盛活力。莫內以仰視的角度,描繪朵朵花兒的向上讚頌,傾訴了小花的謙卑以及陽光的偉大。

關於西洋美術史,李先生是熟悉的。一九七四年,《雄獅美術》創刊三年後,他為充實自己的見識,偕妻子到歐洲——西洋美術的發源地,遊學與旅行兩年。他的妻子王秋香說:「李先生從年輕時就很精進。我陪著他走訪各大美術館,欣賞西洋名作,也至這些名家的工作室,領受他們在藝術創作的生命熱情與卓越貢獻。」回國之後,他們就著手企畫、出版《西洋美術辭典》。

〈復活〉.李賢文2016作品〈復活〉一作最成功之處,就在於以彩墨成功表達出「基督是真光」的西方題材。它既有油彩似的閃爍光影,也有水墨的含蓄氣質。這幅畫取材於台東公東高工教堂祭壇後方的鐵雕〈基督復活〉,李先生表示,當他看到上方天窗所射進的陽光,傾瀉在這座鐵雕時,心潮澎湃、情緒激動,似乎有一道真光,照進了他的心海裡,使他看見生命的實相,激發了創作靈感。

畫作中,基督凌空於灰藍的太平洋上,金色陽光大片灑下,滿溢著「基督復活」的榮光。如此文學性的表達,令人聯想起泰戈爾在《漂鳥集》說:「昨夜暴風雨,偕同金色和平,加冕了今日清晨。」在《聖經》中,基督的五傷——雙手、雙足及肋旁的釘痕,象徵在十字架上的流血犧牲,是激烈衝突又和諧平安,意謂著一旦跨越死亡的黑暗,復活的榮光便即時臨在。

是的!生命必須透過相當的付出與奉獻,才能真正有所獲得。畫中,基督的肋骨狀似天父的雙手,將他舉揚升天。他張開雙手,祈禱讚頌天父的同時,亦是救贖人靈脫離苦海的開始;瞻仰這幅畫,心靈會獲真光照耀,而明淨清曠。

李先生是位佛教徒,在繪畫、文學及思想上,有顆開放的心,他的創作是多元有機。他在《後山有愛——臺東圖文創作》一書中說:

「走訪東海岸,遍歷山海,最使我難以忘懷的是,那隱藏在荒野山區,僻陋村落裡,一座又一座微小卻昂然樹立的教堂,點燃出早期西方教會在台灣僻鄉的不滅之愛以及後山傳奇。隸屬於瑞士白冷會的東河天主堂,就是其中之一。一九六四年來自瑞士的蘇德豐神父(一九二九∼一九八九)為當時新建的東河天主堂繪製了耶穌復活的壁畫,以對開的形式,畫在祭壇背面的主壁上。右圖畫耶穌跪地向象徵上帝的太陽合十禱告;左圖則是耶穌正面直立,雙掌雙足,流出鮮紅血液,宣告復活。

當我仰望這件色彩活潑,造型現代的作品,內心更為感動的卻是故事之外,背後創作者澎湃的才華與異域傳教的人生。為了表達對蘇神父以及許許多多,遠渡重洋來台宣教服務的神職人士之敬意,遂創作〈後山傳愛〉一畫。我以台東海岸,日出海面為背景,將東河天主堂壁畫,鑲嵌在初昇旭日的兩端。兩幅壁畫,左右合拱,仿如聖頁開啟,天降福音。畫中之日與景中之日,此時合圍成一圓,自然之輝與人性之光,同臻聖境。」

李先生的彩墨猶如一道彩虹,「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由繽紛七彩所共融成的一道聖潔之光!既是多元,更是一體。

參考書目:

張心龍著,《西洋美術史之旅》,雄獅美術,一九九九年出版。

來源: 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美的顯影】後山有愛天光射進心靈 / 黃長春

【美的顯影】返回自然之夢蘭嶼組曲

文章類別: 美的顯影 — 站長 @ 2:44 pm

文/黃長春

李賢文繪〈達悟勇士〉〈返回自然之夢——蘭嶼組曲〉是李賢文先生的最新力作,由〈日出青青草原〉、〈野銀部落〉、〈達悟勇士〉、〈拼板舟〉、〈返回自然之夢〉、〈羊角扶搖上〉、〈野百合〉、〈水芋田〉與〈月下髮舞〉九幅彩墨作品所組成。他說:「近年流連台東海岸,開展出一系列海洋頌歌。尤其在蘭嶼,孤島上的絕色天地,激發出更昂然的創作能量,遂有《返回自然之夢》系列聯作。」

是的,在這組作品中,他訴盡蘭嶼的自然之美,人們於這座小島上生活與安息,也與周遭的大海共存與搏鬥。整組創作,讓我們認清了達悟族人的幸福與辛苦,但這絕非僅是描繪地理風光,以及原住民傳統習俗的風土之作。畫家的哲思構圖與文學彩筆,既發人深省,又美澤鑑人,彷彿一座明鏡般地觀照出自然的真相,以及人心的本性。

他以清新、明麗的色彩,引領我們走在〈青青草原〉的光之道上;日出時分,我們與畫中的達悟族人同行,向光性地走向喚醒靈魂的金色曙光。旭日的光芒猶如火熱岩漿,迸發出強大的生命力量。蘭嶼本身就是一座火山島,畫作盡頭的山丘,就是一座活力旺盛、充滿爆炸性的巨石。傳說中,達悟族的祖先之一,即天神的後裔,就是經由石卵包覆,從天崩墜,迸裂而生的。(註❶)

〈達悟勇士〉緊握著刀,立於岸邊,望著前方的風起雲湧與波濤激浪,不斷念咒、禱告,祈求風平浪靜,順利出海。期待滿載而歸的他,背影有著躊躇不安的焦慮,但卻又散發出生命「不得不」的無畏與信心。浩瀚的大海對達悟族而言,是既溫柔又凶險,它是母親子宮的羊水,提供了生命所需的養分,但也是魔鬼撒野的地獄,會讓人喪命與失神。達悟族的神話與傳說,說明了,「自然」教授他們一切的生存之道。

達悟人的精壯結實,歸功於飛魚所貢獻的養分,牠們是生命之糧,更是海上的老師。達悟人深信,是黑翅飛魚在接受天神的旨意後,從南方游向北方,親自教導他們的祖先以祭典召喚各式飛魚群,並在特定季節與海域進行捕撈,同時也傳授煮食與曬存技術,以達攝取最高的營養成分,並避免食物過敏的風險。(註❷)飛魚季與飛魚祭,既有科學的實用智慧,亦有宗教的奧祕情感。

李先生畫出了達悟人的勇氣,不在於強悍與蠻勇,而是在於對大自然的慈愛,存著敬畏、謙卑與感恩之心。

〈月下髮舞〉一作,女性讚頌天地自然的神情,是如此的專注虔敬與神魂超拔。畫中的婦女與大海合為一體,她們所甩出的墨色髮絲,遒勁有力,律動十足,不僅呼應上方的銀月光芒,更傾訴了超自然力量的神祕莫測與美感浪漫。

(閱讀全文…)

2017/07/04

【美的顯影】初心重返李賢文

文章類別: 美的顯影 — 站長 @ 3:28 pm

文/黃長春

在雄獅美術擔任編輯二十多年,發行人李賢文先生對我而言,不僅僅是一位老闆,也是一位老師。

他有一雙睿智的慧眼,藉由他的「看」,讓我們在鑑賞藝術時,未曾看走眼;在編輯方針的策略上,即使現今出版業不景氣,我也深信我們未曾走錯路。

他一生都在學習,藉由出版與書畫,完成了一趟又一趟英雄尋訪真理的旅程。在早期的編輯歲月中,他接觸到許多海內外優秀的藝術家與學者,不僅拓展自己的國際視野,同時也了解到藝術的真諦,就在於呈現心靈最美好的一面,由愛所燃起的「灼見之光」。

2014年,李賢文留影於台東海岸。圖/雄獅美術2014年,李賢文留影於台東海岸。圖/雄獅美術

(閱讀全文…)

2017/04/24

【美的顯影】奚淞 光明靜好

文章類別: 美的顯影 — 站長 @ 3:26 pm

文/黃長春


一九八四年,奚淞於工作室創作。圖╱李賢文攝
一九八四年,奚淞於工作室創作。圖╱李賢文攝

奚淞老師是一位富有哲思的作家與書畫家,他有顆開放的心,願傾聽並關懷人,這就是他的作品極具魅力的原因。我是在一九九六年進「雄獅美術」工作才認識他,但他對我的影響卻早在我小學四年級就開始了。一九八二年,我十歲時,父親買了一套漢聲出版的《中國童話故事》,書中關於中國、各邊疆民族以及台灣原住民的神話、傳說與歷史故事的精采圖文,讓我對這塊土地的過去,還有祖先的智慧有了深厚的情感與信賴。

從那時起,我在文化上開始有了記憶,生命也有了「永在」的紮實感,是有根的!

(閱讀全文…)

2015/10/09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享受孤獨的王攀元

文章類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 — 站長 @ 3:22 pm

《人間福報》縱橫古今 -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每年台北國際書展,我都會暫時放下編書的工作,到會場親近讀者,除了為他們導讀書籍內容,也可以獲得他們的閱讀回饋與心得分享。

曾有一位媽媽陪著剛考上藝術學院的女兒來購書,她說:「我和女兒讀了《百年.孤寂 王攀元》一書後,不禁潸然淚下。王攀元早年命途多舛,飽經戰亂憂患,卻仍堅持繪畫之志,即使來台生活艱困、遭人妒嫉,亦不忘進德修業。雖說他的畫作,具濃厚個人的懷憂心情,但卻也道出世人都有的孤寂感。」 (閱讀全文…)

2015/09/25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黃土水的水牛群像

文章類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 — 站長 @ 3:18 pm

《人間福報》縱橫古今 - 文/黃長春 圖片提供/雄獅美術

中山堂光復廳前壁,黃土水的〈水牛群像〉(圖❶),蘊含著一股穩定人心的精神力量。

這幅呈現一九二○至三○年代,夏季台灣農村的淺浮雕作品,沒有烈日的炙熱與浮躁,卻滿溢著清靜與涼爽感。作品構圖,靜中寓動。

芭蕉葉下,牧童與水牛之間,如家人般的親密互動,彼此信任、依賴著。右方騎牛的牧童,與下方輕撫水牛者,流露出靜觀沉思與慈憫關愛的神情(圖❷)。左方咧嘴而笑,持竿挑斗笠者,充滿了喜樂,是三位牧童中,神情、姿態最具活潑動態的一位。 (閱讀全文…)

2015/09/11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杉浦康平 傾談漢字的力與美

文章類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 — 站長 @ 5:40 pm

《人間福報》縱橫古今 -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一九九八年,雄獅美術出版杉浦康平著、莊伯和譯《亞洲的圖像世界》,這是杉浦先生首次在台灣出版的著作。

為了讓讀者大眾認識這本好書,雄獅美術發行人李賢文先生特地邀請杉浦先生來台演講。那年,我才剛進公司第二年,不過二十六歲,資歷尚淺,並未參與這本書的編務。杉浦先生在台這段期間,李先生也邀請他到雄獅美術,希望他與編輯部的同仁談談他個人的設計理念及實務經驗,藉此提升我們的企畫思維及視野。 (閱讀全文…)

2015/08/28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李霖燦從藝術看人生

文章類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 — 站長 @ 5:36 pm

《人間福報》縱橫古今 - 文/黃長春 圖片/李在中、雄獅美術提供

我在雄獅美術,除了編書,偶遇讀者在門市購書,也會為他們介紹書籍的內容。曾有一位讀者想買中國美術史入門書籍,我推薦了李霖燦的《中國美術史稿》及《藝術欣賞與人生》。他聽了書名對我說:「我只想認識中國美術史,至於和人生哲理有關的書籍,我不需要。」我客氣地提醒他:「若任何學問與您的生命無關,那還有讀的意義與價值嗎?」他愣了一下,說:「有道理!兩本我都要了。」 (閱讀全文…)

下一頁 »

本站使用 WordPress架設